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报道>>正文

浸咸水·第七期丨里斯本曼妙时光

2015年10月11日 22:28 陈琳涵 点击:[]

  

本期学校:葡萄牙里斯本大学

本期嘉宾:本期嘉宾:葡萄牙语2011 Vera

  

Vera,广外2015届葡萄牙语专业的学生。大三时,她选择到葡萄牙的里斯本大学交换。

2013109日,Vera从广州飞至里斯本。作为广外第一届前往葡萄牙交换的学生,她在里斯本这个古老的城市里度过了十个月的时光。

时隔一年,美丽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Vera坐在咖啡馆中,向我们回忆起久违的葡萄牙。

 

 

 

葡式风味

里斯本, 16世纪大航海时代欧洲最兴盛的海港之一,盛产各种海鲜。在众多海产中,葡萄牙人尤爱鳕鱼。

葡萄牙人声称,他们发明了一千种吃鳕鱼的方法。在一千种不同的做法和调味中,他们尤爱腌制过的鳕鱼。

在里斯本,有一家全世界最早的葡挞店。当地的葡挞,比澳门的葡挞相比,口味更甜。 20世纪末,英国人安德鲁将葡挞带到澳门,在食谱上做了一些改进,其中就包括减少糖的份量。蛋挞是Vera葡国美食清单中的最爱。葡萄牙的物价水平在西欧国家中是较低的。在葡萄牙的第一餐,Vera花了4.5欧,买了一个1.6欧的三明治和一瓶3.9欧的sangria(果酒)。

交换期间,她的午饭在食堂解决,晚饭则自己动手。她和朋友在一家中国商店里买了一个廉江产的电饭锅,容量约2L。平时她们用电饭锅煮米饭,去超市买食材做菜。十个月后,她的厨艺突飞猛进,最擅长的是葡萄牙特色海鲜饭。

 

 

 

葡国人印象

友好可亲的笑容中隐藏着一丝矜持,是Vera眼中的葡萄牙人。本身学习巴式葡语,再加上同学中有许多人去了巴西交换,Vera对巴西人也比较了解。她觉得,本质上,葡萄牙人是矜持的,巴西人是热情主动的。

Vera在里斯本时,和一起来葡萄牙交换的同学合租了一个公寓。公寓的房东是个葡萄牙人,邻居们也是土生土长的葡萄牙人。

她与他们,有交集,只停留在互相打招呼;无牵挂,双方并没有深入的交往。

Vera说,葡萄牙人是和善的,他们在楼梯里遇到你时,会笑着主动和你打招呼;但是大家的交往,却不如国内人际交往来得密切。不知这是因为异国文化的天然隔阂,还是因为她本人对陌生人的慢热,亦或是葡萄牙人本身的矜持与骄傲?Vera来说,这依然是一个无解的谜题。

 

游在西欧

 

里斯本是一个古老的城市。

 

Vera走过里斯本很多地方,在这里,很多古建筑保存得完好,她说,“我用双脚去体会老城的美”,也用双脚丈量着这个城市古老悠久的历史。

她曾走过里斯本当地最古老的圣母大教堂,黄昏途经彩绘的玻璃花窗在墙壁上映下粼粼波光;她走过航海征程的起点贝伦塔,在栈桥上眺望艳阳和大海。

她去剧院听葡萄牙的音乐国粹——Fado(法多),在葡萄牙吉他和西班牙吉他的双重奏中聆听葡萄牙人灵魂的悲响;她去光明球场看葡萄牙对阵瑞典的足球赛,西罗头球绝杀,葡萄牙队10击败瑞典队,近距离感受葡萄牙人对足球的狂热。

交换期间,Vera利用当地廉价交通,坐飞机,乘火车,去了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希腊、土耳其。

巴塞罗那贩售鲜艳瓜果的市场,巴黎铁塔顶零下二度的风,广场上扇动翅膀的白鸽,大桥下浮游的天鹅。阳台垂下怒放的花枝,透过枯细枝桠窥见傍晚暧昧的天色。

行走让人眼望远方,心生开阔。眼前不再是狭小的一亩三分地,便不会再执著着寸土必争。在这广袤的蓝天下,连烦恼都显得微不足道,浮云一般流过。

 

Vera说,等把世界风景都看透,终将明白旅行的意义。

  

 

交换有感

当被问到交换期间最遗憾的事是什么时,Vera说,是到最后,都没有和当地人很深入地交往过。

出国前,外教给了Vera一个找房子的网址。到达里斯本的第四天,她们就顺利地找到了合心的公寓。四个中国人住在一起,互相照应,给她带来了很多的温暖。

但室友是中国人,平常对话都是用中文,自然而然缺少了很多锻炼葡语口语的机会,也让她少了一个与葡萄牙当地人逐渐加深交往,融入当地生活的契机。这一点,有违Vera出去交换的初衷。

与朋友在公寓里谈笑风生、玩笑打闹,熟悉的环境条件固然令人轻松自在。但一个群体的抱团,无意中透露出一丝自闭的意味。在异国他乡,这种抱团意味着温暖和安全感,在外人看来,却更像一种无声的拒绝。

「后记」

  

当葡萄牙的秋天姗姗而来时,Vera和友人一起前往里斯本的罗卡角。
罗卡角是亚欧大陆的最西端。在大西洋的海岸边,矗立着一座天主教碑,上面镌刻着葡萄牙诗人卡蒙斯的诗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Vera
走在海岸边,面朝一片蓝得无垠的海,艳阳照耀着一切,仿佛天空再无一丝阴霾。

 

 

上一条:浸咸水·第八期丨在台湾,遇见自己 下一条:浸咸水·第六期丨当我在谈论葡萄牙的时候我在谈论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