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书影时评>>正文

钟摆信仰——读《心术》有感

2015年09月19日 15:21 岑家凤 点击:[]

   

这世界有三样东西对人类是最重要的,FAITH(信),HOPE(望),LOVE(爱)。我能看到的对这三个字最好的诠释,就是医院。                      

——六六 

  

合上书本,我的内心一阵翻腾。似乎并不是为了一直期盼得到肾源的南南如愿以偿而感到欣喜,也不是因为刘三妹为了让遗嘱提前执行而卧轨自杀而感到心酸,我能感受到的,只是面对钟摆般的态度时,那种深重的无力感。对这段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有时候我会觉得某些信仰在慢慢筑起,而有时候你又会觉得它在慢慢崩塌。

 

这种钟摆般的信仰,似乎是《心术》这本书一直尝试着告诉我的一个东西。在这本书里面,医患关系总是摇摆不定。有性格温和,宽容大方的患者家属,为了不毁掉一个医生的前程而决定不去追究医疗事故;也有蛮不讲理的病患,在医生毫无出错的情况下还要坚持告上法庭,“讨回公道”。他们对医生的信仰,在病情加重之时无限增强,却又有时在治疗无望后彻底崩溃。

 

我一度想不明白为何医生会变成一个备受诟病的群体,也不知道患者为什么总是那么多的问题。我对医生的了解最多可能只是来自于电视剧。了解到的只是《on call 36小时》里面的医生,各个总是医术高明,遇事总是沉着冷静。又或者是美剧《Doctor House》里面的豪斯医生,永远都会在快速时间之内做出专业判断。就算判断失误,遭到家属质疑,豪斯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只会冷冷的告诉病人家属:“我这里有两种方法,方法一有可能致死,方法二也不一定能成功。但不尝试,他就只能马上死了。”我以为,世界上的医生都是如此“炫酷”,如此自信,又如此地不容置疑。他们就是病人唯一的希望啊!

 

但是,我错了。

 

医生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不是完美的神。他们承受不起我们笃定的信仰。

 

医生的判断不总是正确。要知道,医生对病人的治疗判断,总是以个人判断以及对医学的认知水平为基准。不同的人,标准截然不同。但很多时候,医生都会对自己过于自信而不自觉地调高了病人对治疗的希望。而当结果不符合预期时,就会彻底击溃患者的信仰。

 

医生在手术的过程中会犯错。像《心术》中的王教授,在主刀医生取出了病人脑中的肿瘤之后,发现里面仍残余碎片,于是“多挖了一勺”。但最终竟然因为最后触及神经而导致病人瘫痪,惹得病人家属找来“医闹”大骂了一场。

 

他们总是承受着道德的重担。像里面的医生小波,抱着一个病患小孩,想替他插队做检查。因为孩子视力在迅速下降,每延迟一秒就会增加失明的危险。但有个老大爷认为,生命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很急,凭什么让那孩子先检查?医生该不会是收了红包吧?在道德与规则的冲撞下,患者再度动摇了对医生的信仰。

 

叔本华曾经说过,人生就是在痛苦和无聊中来回摆动。而患者对医生的态度,也在信任与质疑之间来回摆动着,无法停止。一旦医生再次做出一点点触及他们敏感神经的事情,钟摆的绳索就会崩断,患者与医生的关系,也由此决裂。

 

也许,这就是中国如今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吧。

 

在《心术》的后半部分,病患家属陈力与医生霍斯邈之间的“斗争”着实是惊心动魄。陈力先是在媒体曝光母亲被误治的事件,无限放大霍医生的错误,继而又找到医闹,天天缠着医院不放过。

 

不过,也许相比起当今中国的医患事件,这些都不能算是什么了。中国的患者,一个不满意,也许就是直接砍人了,也不过问那是不是做错事的医生,甚至也不过问那是医生还是患者。正如319日晚,多名持刀男子冲进河大附属医院急诊室,将一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手部几乎完全砍断,还砸坏了急诊室内的呼吸机。这些事情的发生全是患者的错误吗?也许并不是如此吧。如果医生能够以诚恳的态度对待病患,以一颗虔诚的心去重塑医患之间的信仰,以高度的责任感去治疗患者,起码,医患之间的信息沟通交流会更加通畅,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也会更加的深入。

 

最后,引用六六的一句话:“一个预备成为医生的人,首先要有一颗仁心,然后再去训练他的仁术。”若想让信仰摆动的幅度变小,仁心必不可少。

 

 

上一条:若回去,仍愿重来 下一条: 分享《秒速5厘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