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书影时评>>正文

如果想要记住些什么,不如写信

2015年11月09日 20:08 文字:曾子书 摄影:李晓琳 点击:[]

 

写在前面:

 

2015年的夏天,我跟着广外学生资讯中心的三下乡团队去了云浮市郁南县千官小学支教半个月。期间难忘的事不少,但记得最深的是临近结束时对两个孩子家的家访,记得孩子的生涩羞怯甚至脆弱极端,记得家长们感人的淳朴。

 

因为心疼那个小倔孩,因为可惜照片再好也无法描摹一个小镇父亲的朴实隐忍,所以我把信写了出来。

 

第一封:给那个生着丹凤眼的小孩

 

妹妹:

 

我第一次写信给小孩就写给了你。

 

当我们跟着你放学想去给你家访,你就冷不丁瞪着我们的男老师说:“你要是跟我姐姐说我坏话,我明天带菜刀去学校找你!”说完扭头就走,脾气倔得像小牛一样。

 

然而妹妹你知道吗,放狠话不是可爱的小女生该有的行径。

 

你还是一只小刺猬,还不知道扎人时候别人的痛感。当我们在你家与你在幼儿园任教的姐姐交谈甚欢的时候,你轻轻地说:“姐姐你好好面子,好假哦。”我们尴尬得一时无话。

 

你姐姐也说,每天在幼儿园安抚一群闹腾腾的孩子,回到家还要做饭以及管好三个闹腾腾的弟弟妹妹,有时会觉得烦觉得累。或许姐姐对你发过火吧?你就认定那是姐姐的常态,便觉得世界负了你。

 

或许爸妈每天早出晚归,他们回来时你已经睡了,你会觉得缺少关怀。但爸妈不拼了命地在工地上赚钱,又怎么负担起一家的生计与你的学费?

 

我认定你是个好孩子,你在课堂上是那么认真,你在美术课上画出来的图又是这么的美,跟你的眼睛一样。

 

妹妹,你知道吗: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不开心是可以排遣的,用你的笔去画你喜爱的东西,或是想一些让你快乐起来的事情。

 

别忘了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姐姐愿意支持你、相信你会磨平刺,越成长越美好。她愿意对着你微笑也愿你整天大笑傻笑开心地笑。

 

祝你高兴。

 

                                                             老师姐姐

 

 

第二封:致那个有一双儿女的爸爸

 

孩子的爸爸:

 

   我没看过你吊起石灰的样子,我却看过你黝黑的脸庞与一笑就爬的皱纹。

 

我没见过你弯腰种下的秧苗,我却看过你脚背蔓延的青筋与整齐的指甲。

 

日光灼灼,黑皮肤就像徽章。

 

物质匮乏,笑容此地最富余。

 

   你谈你养的鸡与种下的花生,你说买屋一平方多少钱又一砖一瓦盖好它。

 

你拿出郁南县最常种的龙眼,说老师你们吃多些别客气我们还留了好多。

 

花生不多,自给自足刚刚好。

 

龙眼不多,还要给我们兜走。

 

   淡写你早六晚七点的工地活,找不到话说时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明晃晃。

 

   你一子一女都在我们的班上,女孩子话少像爸爸男孩活泼幽默恰似妈妈。

 

   女孩带弟弟生火蒸蛋煮饭吃,把爸爸在山上劈好的柴一点点送进灶头里。

 

   等在路口,她远远出来迎接。

 

   进屋落座,女孩烧水又斟茶。

 

   你总说孩子对学习没什么兴趣,能考上什么就让他们读什么考不上拉倒。

 

   其实孩子就像你们田地里的苗,你们的鼓励和希冀就是他们长大的肥料。

 

   你们,在骄阳下以最透明的汗水让这小镇变得愈发完整让田绿得满当当。

 

   他们,有我在广东见过的最蓝的天最白的云,最清新的空气最亮的眼睛。

 

   我们家访完笑着走出你们家,回去看着抓拍你的照片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是不是人们都愿像你一样,让生活看起来比本身明亮;

 

   我又愿家家都像你们一样,苦点累点黑点能团圆就好。

 

   祝爸爸一家万事胜意!

 

孩子们的义教老师

 

那个父亲留给我们的影像

 

上一条:键盘上的绑架 下一条:音乐的水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