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书影时评>>正文

键盘上的绑架

2015年11月09日 20:49 郭君怡 点击:[]

 

这是一场键盘侠的狂欢。

 

噼噼啪啪,是他们的乐音。波动起伏的,是他们的心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道德绑架盛行。

 

“医生就应该救济病人”、“消防员就应该冲入火海,救死扶伤”、“富豪就该捐款,还不能少”这样的事例,太多太多。

 

微博上曾经有一条,说的是博主——一位艾滋病患者,在告知医生身患艾滋之后被要求延缓治疗。这样的一条微博,带起的是键盘上的道德绑匪的狂欢。他们轻易攀上道德制高点,以“没有医德”“不配做医生”等等为武器,打了一场完美的胜仗,击得敌军溃散而逃。

 

对此我只能沉默。因为我不是医生,我不知道他们在面临可避免的生命威胁时,第一反应是什么,我不能也没有立场去指责一位想要活得更久,感受这个世界更多的医生。因为我知道,热爱一份职业,前提必然是热爱生命,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身的。所以,能够在医生这类岗位默默付出的人,必然热爱生命。因此,当他们面临生命与职责之间的抉择的时候,犹疑无可厚非。

 

选择生命,也许余生全然活在愧疚后悔中。

 

选择职责,也许就七尺身躯只剩一张黑白照,一抔黄泉土。

 

此后漫漫余生,亲人都活在伤痛中,再难痊愈。而这一切一切,有时还难以得到感激谅解。然而,又有多少人将这种牺牲视为理所当然,甚至以此评判他们是否敬业?殉职固然可歌,但若他们权衡之后选择保全自身,远离死后的孤寂,那么,也请包容谅解。毕竟医生所面临的生命威胁,远比我们想象中大。也许只是手术中不小心擦破了皮,患者却身携艾滋,那么,余生都是灰暗。

 

所以,那些敲着键盘,轻松攀上道德制高点的绑匪们,在你们狂欢的同时,能不能首先思考,自己有没有立场去以道德为武器攻击他人?又或者能不能请你们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办?思考之后,也许你会改变初心。当然,就算你们始终坚持,也还是没有什么立场。因为其实并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人无完人,圣贤也会有犯过的一天。而且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就像芒刺儿说的一样:“无非是对他人施以道德约束,达到既抬高自己又贬低他人的双重目的。”

 

事实上,有时候,我是很同情你们——这群寂寞的键盘绑匪的,因为在你们实施绑架的同时,束缚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心被道德观念所束缚,然而自己却并不能完全达到自己的预想,想必痛苦。况且生活中的你们,并不一定都像在屏幕前一般侃侃而谈。

 

道德绑架由来已久,我记忆中最早的一宗,是汶川地震的范跑跑被全世界围攻。那时年幼,也曾不齿言他。只是现在想想,他的逃离其实也算人之常情——毕竟不能苛求人人都有无私的精神,而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保全自身还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悲剧就在于,在那么多舍身救人的英雄的烘托下,他的落跑显得更加让人不齿,更容易激起众怨罢了。

 

但是追本溯源,却要追溯到“道德”二字。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崇尚道德的国家,更是有诸如孔子、曾子、诸葛亮、雷锋、王进喜等等道德典范以及他们的传世名言,一代代下来,道德二字早已融入中国人脊梁中。只是渐渐地,这种道德被加以附着,越来越多人开始形成“老师、警察、消防员、医生就该无私奉献”的观念,于是当有人不符合这种观念时,便出现各种谴责的声音。道德无错,错的是将它用在不正确的位置上的人。

 

键盘上的绑架,或许早已停息,或许还在进行,又或许正在愈演愈烈。在屏幕前的你,参与了吗?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条:汉服复兴十二载,为何走得如此艰难? 下一条:如果想要记住些什么,不如写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