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书影时评>>正文

汉服复兴十二载,为何走得如此艰难?

2015年11月09日 20:56 郭君怡 点击:[]

 

汉服,是始于黄帝的 “汉民族传统服饰”,陪伴着汉族走过了将近四千年风风雨雨,只是明末清初的剃发易服,让它被长袍马褂强行替代。自此,在黑暗里度过了360年。我们的“华夏衣冠”,在历史里,沉寂了360年。360年后,公元2003年,王乐天敢为天下先,穿着汉服上街,成为了“汉服复兴第一人”,此后,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汉服复兴热潮。12年后,公元2015年,汉服复兴已走过12个年头,却依旧步履缓慢,前路渺茫,何哉?

 

汉服在中国重现,时隔已有360余年。不可否认,时间的断层使得汉服在中国的流传失却了时机。然而,除此之外,更多的原因必须从我们身上中寻找。

 

汉服作为汉民族传统服装,理应得到大力弘扬。遗憾的是政府目前并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始终处于中立,也没有成立相关的汉服工作组织,民间群龙无首,这无疑就给复兴带来无形的阻力。当然,中立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没有明令禁止。

 

政府态度中立,民间步履维艰。

 

首先,民间直至现在也没有成立一个比较有权威的组织,去推广、宣传汉服,去为广大汉服同袍争取早日获得认可与支持。 所以,即使同袍们做再多的努力,却始终犹如散沙一盘,缺少凝聚力。而且,现在的汉服圈,并不如曾经那样团结,今日的汉服圈,已经分裂成多种流派,各自为政。再加上曾经的标杆式人物溪山琴况的溘然长逝,以及各种借汉服运动牟利、复辟的人,都让汉服运动前路渺茫。

 

除此之外,汉服复兴进程缓慢有一部分原因与同袍们——这群爱汉服的可爱人们有关。比较激进的同袍强烈反对汉服的改良,认为汉服必须与历史上一致,而其他同袍都认同或者是不介意汉服的改良,于是两派人互相开火,各不服各。更有甚者,认为男士穿汉服必须蓄发,女士必须梳髻,这些都不现实,也加大了汉服走近百姓的难度。毕竟如果换了一套服装后,男士还要蓄发梳髻,女士还要插簪,实在费时。同时,还有像影楼装、古装这些与汉服相关联然而并不是正规汉服的服装,迷惑人们的视线。汉服圈里还有一群人,被称为“喷子。因为他们虽然热爱汉服,但是“眼里揉不得沙子”,批判、反对引进外国文化,认为喜欢这些文化的人是汉奸,是背叛祖国。这些人的存在,使得汉服更加举步维艰。于公于私,我都不希望这些观点继续存在。于公,中国作为包容开放的国家,自然不可能再闭关锁国,固步自封;于私,外国文化中不少都是我所喜爱的,我不希望这些文化就此被隔绝。我希望这些“喷子”,能够让自己的思想更加开放包容,能够自我“更新”。毕竟他们怀着一片拳拳热爱,只是方式不当罢了,并没有违背道德、触犯法律。

 

2013年,机缘巧合之下,我有缘结识汉服。自此之后,常常沉迷于此。13年恰逢汉服复兴运动十周年,庆祝盛况自不必言。那时的我,深深的被散布全球,却为同一件事而庆贺的人们感动,看着网上一张张贺图,内心的欣羡与愉悦溢于言表。随手翻阅汉服运动十周年历程,看见了那段同袍们为了汉服资料挑灯夜战,并肩协作的日子,看见了他们面对史学家诘问却茫然无措的岁月,看见了他们终于有自己的思想武器,懂得应该如何捍卫自己的历史观立场……这是一段岁月,也是一段悲歌。历尽千辛,却难得到认可,可悲可叹。

 

十二年后的今天,同袍们穿着汉服上街仍然会有人投来诧异的目光,仍然会有人以为这是在拍戏,在cosplay,仍然有人以为汉服是韩服,是和服。这些,在日本,在韩国,未曾出现。当日本人或者韩国人在街头看见行人穿着本国传统服装,他们的内心想必不会是惊诧好奇,而是赞美。我不知道要过多久,我们大家才会对汉服有一个全面正确的了解,知道它是汉民族传统服装,在街上看见再也不会指指点点,我知道,这一天会来临,我愿意等。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始于衣冠,达于博远。

 

犹记得13年看到的一篇汉服十年纪念文里,有一句:前人种树,吾辈乘凉。确实,没有前辈们的努力不会有今日我们所看到的汉服。汉服,还好我没有放弃,还好等到了你。至于汉服复兴,我知道我需要等待,没关系,我有一生。

 

注:①:指汉服运动参与者。语出《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条: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朋友圈 下一条:键盘上的绑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