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长廊

当前位置: 首页>>人物长廊>>正文

广外外交官丨外交三十载·在非洲的那些日子

2015年10月30日 09:48 文/邓崇哲 陈琳涵 点击:[]

 

苟皓东,广外1980级学生,现任中国驻非盟使团公使衔参赞。

 

“外交官这个职业,可以踏足不同的地方,邂逅不同的人生,欣赏不同的文化,领略不同的风景。漂泊了那么久,没有厌倦,反而越来越喜欢这个职业了。”   

苟皓东在非盟总部前

  

   

外交大门的开启

  

“那个时候视野不开阔,没有太大野心,年轻时所谓的理想,只是想走出老家封闭的小县城。用现在的话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外交部在外人看来,神秘又严肃。然而苟皓东进入外交部的契机,却是充满机缘巧合。

  

1984年,苟皓东广外毕业,恰逢此时外交部来招双学士,录取的人需要去往北京的外交学院修读两年第二学位。怀揣着对外交工作的好奇心,苟皓东便报考了。结果考试很顺利,苟皓东就这样进入了外交学院,两年后拿到了国际法法学士学位,最后进入了外交部工作。

  

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崭新的环境给外语人才创造了很多机会。刚毕业没多久,初生青涩的苟皓东并没有作太多的未来规划。进入外交部后,他意外地发现,现实中的外交部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外交部的很多工作都是一些“很小”的事,相比于公众在新闻里看到的各种风云际会的场面,背后更多的是琐碎细致的工作。这些工作虽然细小,但要求极高,必须要非常严谨精确。

  

苟皓东的职业生涯,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苟皓东与李肇星部长

  

  

非洲的美丽日子

   

虽然走遍了几大洲,但苟皓东职业生涯的几乎一半都是在非洲大陆上度过的。在很多人眼里,组成非洲的国度大都是相同的,甚至会误认为非洲人是一群相似的民族。但在他的眼里,非洲是丰富多彩的,也是错综复杂的。

   

说起非洲,苟皓东无法掩饰心中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他说,非洲的风景绝不止人们平常印象中的沙漠草原,非洲的美必须用心去感受。湛蓝的红海、壮观的东非大裂谷、延绵不绝的尼罗河……高山峡谷,湖泊长河,都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构成一幅幅壮丽的画卷。

苟皓东在义诊

  

在非洲工作生活的日子里,苟皓东爱上了摄影。阳光温暖的周末或假日里,他便会拿起相机,出门探寻大自然的深邃美丽。夕阳下飞舞的鸟群,草原上奔跑的羚羊,河流边休憩的大象,都成为了他镜头下的壮丽剪影。

在非洲,苟皓东的房间里没有昂贵的家具,没有便捷的电器,有时候连电视机都没有,生活条件很一般。在东非某国的时候,国内已经人人使用手机,他还在那里用六位数的台式拨号电话。但是,这种简单朴素的物质生活,赋予了他比现代化更美妙的意义。   

苟皓东的“书房”

  

非洲的美丽从来就不仅在于风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淳朴善良,热情亲切。有一次出差外地,天已经黑了,苟皓东的车子半路抛锚,一个放牛娃主动帮他在路边照看车子。苟皓东乘搭路过的陌生人的车子回到首都,第二天再回来时,发现放牛娃还在原地。苟皓东正打算给他报酬时,他却什么也没要就离开了。

  

人们通过媒体了解到的非洲,黑暗贫穷,但在这个离我们似乎很遥远的世界里,光明永远不会缺席。

  

   

文化的激烈碰撞

这些年里,苟皓东踏足过许多非洲国家。有一些国家的殖民地历史很长,整个国家的民族文化几乎消失殆尽。在一些旧时的法属殖民国里,国民十分渴望成为法国人并以获得法国国籍自豪。在一个曾经的英属殖民国,苟皓东遇到一个目不识丁的放牛娃帮自己取名叫“DavidSteven”,有一个国家的副外长甚至把自己的名字很正式地改成了“克林顿”。殖民文化使得一些国家丧失了凝聚力,甚至民族撕裂,其副作用是长期而明显的,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非洲的贫穷落后。   

苟皓东与非洲第一位女总统瑟利夫女士

  

苟皓东现在工作的地方是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这是非洲唯一一个真正没有被殖民过的国家。

  

由于没有被殖民的历史,埃塞俄比亚的文化保存得十分完整,古老的语言文字流传至今生生不息,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代代传承着埃塞俄比亚民族的价值观。一直以来的高度独立,使得埃塞俄比亚人民拥有强烈的国家自豪感和自尊心。无论是街上擦皮鞋的孩子,还是路边衣衫褴褛的小贩,见到外国人总会大方友善地打招呼:“你好,你喜欢我们国家吗?”虽然仍然贫穷落后,但埃塞俄比亚人民充满着信心去创造一个富强的国家。

苟皓东说,相比于埃塞俄比亚国民,中国人对于自身文化的认同感很低,有时连西方人都无法理解。事实上,我们拥有令全世界都羡慕不已的灿烂文化,自己却没有好好珍惜。其实中国人有一千个理由为我们古老的文明和丰富的精神财富而感到自豪。   

邂逅非盟前主席让平

  

翻开历史的巨卷,西方文明曾经在这片横跨南北半球的大陆上留下重重的印记。曾经,西方的发达国家对非洲的人民灌输了西方式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却忽视了非洲本身独特的文化背景和特点。许多强加于人的思想制度使得非洲人不知所措,即使是西方式的民主,在许多国家也只剩下空有其表的外壳。

  

“‘逢选必乱’曾经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非洲常态,至今依然。简单地照搬西方民主,导致非洲产生出一大批能说会道、善于鼓动,却言行不一的职业政客。他们选举的时候花言巧语,一旦上台便赶在自己的任期内大捞一笔。于是非洲不断因为领导人恋权、政府低效、官员腐败而发生动乱、政变,甚至内战。长久以往,非洲的政治生态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经济也受到拖累。非洲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呼吁‘向东看’。但是,对于中国,非洲的这些现象同样有借鉴意义。”

非洲的路,还有很长。   

南非罗宾岛曼德拉监狱

  

如今,在非洲工作和生活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既有援非志愿者,也有商人老板。

   

在非洲的中国人大多和本地人友好相处,一起生活在同一座城镇,同一条街道,甚至住在隔壁。但有的中国人也会和当地人发生冲突。“如果带着真诚和友善,做生意也罢,做志愿者也罢,你会发现你的工作环境会好很多,生活环境也会很愉快;如果你歧视黑人,如果你经商带着欺诈心理,不遵守当地法律,你会觉得在非洲很不开心。”

  

“有的同胞在非洲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不注意言行举止,行为粗鲁,给非洲人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被认为中国人都是如此德行。”苟皓东说,“还有的中国公司在非洲搞建设,偷工减料,质量问题频繁,非洲人就会想‘难道中国人的技术水平那么低?’结果一去中国,看到遍地的摩天大楼、高铁轮船,就会认为中国人居心不良,把自己的东西建得那么好,却连我们国家的一个三层小楼都建不好。”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听上去遥不可及的“外交”,实际上就体现在我们每个人的行动上。每一个中国人走出国门,就是在进行一次最好的外交。

苟皓东与非盟现主席祖马女士

  

“外交官这个职业,虽然有个‘官’字,但恰恰不是官,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公务员,为国家服务而已。想当外交官,不能抱有发财当官老爷的想法,否则肯定会失望。”

  

这些年来,苟皓东在那片美丽的非洲大陆上,度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

  

他不知道他还要在非洲生活多少个寒暑日夜。

  

但他知道,他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

  

上一条:浸咸水·第九期丨在韩国的别样人生 下一条:墨子——黑色的哲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