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A 精华

当前位置: 首页>>COSA 精华>>正文

星空与平地——大学的理想与现实

2015年10月30日 09:23 文/苏怡玫 罗梦婷 叶钟杰 点击:[]

 

毕业,理想中的脱胎换骨

 

6月末,各个省分高考放榜后,朋友圈又一次被各大高校的招生宣传片刷屏。低调的,奢华的,唯美的,浪漫的,诙谐的,仿佛又是一个可以尽情梦想的时刻。其实,年复一年,年年如此。每一批从高考这一兵荒马乱的战场里走出来的少年们,怀揣着最初的梦想,虽然多少也会掺杂着一些无奈,但是总会有这么一种感觉,觉得执着了这么久的那些对大学的期许就可以这样纷至沓来地进入你的生活中,也许不再是梦想,而是现实了。

 

2013年的夏天,年级会考结束后,我正式成为了一名高三的学生,八月份的第一节课,听完班主任慷慨激昂的动员演讲后,我用签字笔在书桌上用力地写下“复旦”这两个字。这就是我对大学的最初的幻想。在那个燥热的季节里,每天中午,做完作业后,把整个脑袋埋在粘稠的臂弯中,我曾经无数次地想到,若干天后的自己也将坐在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里,儒雅的国文教授在讲台上跟我们谈孔孟,谈颜曾……下课后,踩着自行车,穿过长长的林荫狭道去图书馆里看一个下午的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金融学院一大二的学生如此说道。

 

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的池同学说,“我在上高三之前看了北大的招生宣传片,就是讲述一个执着于天文学的少年的那一个片子,那时候,我就觉得大学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的地方。也许阻碍还是会有,但只要努力就足够了。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真正体验过大学生活,但其实,我已经在心中想象了无数次的大学生活。我想大学也许会是一个思想开放,学术自由的地方吧,应该也没有师兄师姐们所说的那么放纵。”

 

说起“理想中的大学”,中山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的林同学说道,“从小就被父母老师们灌输了这样一种思想——现在好好努力读书,等上了大学就可以尽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所以,我当时也是这么天真地认为,等上了大学,就可以不再在意繁重的课业,可以到其他地方走走看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高考结束后,我甚至跟我一同学制定好了接下来五年的旅行计划。”

 

虽然,每个人最初对“理想中的大学”的定义并不相同,但是,每个人心中的大学的雏形大多是来源于自己最初的梦想。从小就有着周游世界的梦想的陈同学说,“我一开始就想读旅游管理这个专业,感觉上了大学就意味着我可以挣脱出家乡这一座小城市,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学对我来说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

 

又或许,对有些人来说,大学的意义就是去扎根一座城的开始。但是,不管怎么说,对我们而言,“大学”这个神奇的词语曾经承载了我们太多年少时绮丽的梦。而这不过是一个开幕,一个犹如璀璨星空,充满幻想的开篇。我们永远无法预知接下来会是失落,还是如愿以偿,而这些,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又似乎都不重要,我们只是想要好好把握住这一个可以肆意幻想的机会,哪怕就那么一次。

 

大学:现实不尽如人意

 

然而上述一切都只是从想象中谈起,这些存在于幻想中的东西总是让人憧憬。我们总有一天不得不从幻想中醒来,去面对与幻想相较而言并不美好的现实。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调侃的话用于形容新生对于大学的初印象大概最贴切不过了。经历十年苦读,经历一场似乎决定人生走向的大考,身心俱疲的少年们靠着对大学的美好憧憬坚持到了现在,然而生活却似乎和他们开了个玩笑。“高中苦三年,大学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的期待被“只要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像高考”的现实无情打破,是的,大学的学业并不轻松。不算双学位,不算辅修,即使只是自己本专业内的课程,要想学好也不容易,这甚至需要比高中花费更多的精力。而大学有一点跟高中非常不同,那就是大学生的确有高度的自由,不再像高中生那样受到各种管制,这对于高中生来说也是十分诱人的一点。上课看课外书、玩手机、甚至打电话都不再像高中那样有严重的后果,随意请假不上课或者干脆翘课也得到了一定的“默许”,大学真的是非常自由的,但正是这种自由增加了求学的难度。高度自由意味着缺乏管制,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的自控能力,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无法保持高中时的学习状态,因为长期以来我们都是处于被动接受教育的位置,当有一天突然要求我们自己去学习,自己学会怎样让自己接受教育,大多数人是无法立刻做到的,只好随波逐流,放任自己。这才导致在高中生的眼里,大学是自由散漫的形象,事实却是大学仍然要求努力学习,只是很多人做不到很好的管控自己才让自己荒废时光而已。

 

另一个高中生非常在意的地方应该就是大学社团。想象中的社团五花八门,几乎可以满足一个人的所有兴趣爱好,所以他们心里纠结问题应该是在于到底选几个去参加。这个时候又该出现“但是”了。被统称的“社团”其实应该包含了两个东西,一个就是社团,而另一个协会才是高中生们心心念念的发展兴趣爱好的地方。要想参加大学社团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不仅有一面二面,还有各种考察期和任务,而通常你实际所做的事和听起来的并不一样。许多大一的同学都在即将告别社团的时候感慨:其实社团真的和我最初想象的不一样,我努力了一年,还是无法适应或者接受这种落差,所以只能选择离开。社团是一个很容易留下遗憾也很容易收获友谊的地方,尽管我们常常会感受到强烈的落差感,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我们大学生活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我们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是理想,一个是现实,而在两者的碰撞中会产生火花,满意与失望交织。当我们谈及理想主义一词的时候,往往伴随着“不满”。欧洲在14世纪到17世纪会产生“文艺复兴”运动,是因为他们不满现实中“黑暗时代”下的社会环境,他们会把希望寄托在过去那个“自由,平等”的时代,很多作品都勾勒出让他们满意的社会;为什么在古代那么多诗人会抒发如此强烈的思乡情怀呢,难道真的如同杜甫所写,“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吗?并非如此,因为他们出门在外,条件艰苦,社会很多黑暗腐朽让他们无法接受,所以他们把精神家园寄托在“家”中,而实际上,他们回到家中时候才会发现没有想象中的愉悦,月亮依然是这样明亮,那个理想中的家只是躲避现实的避风港而已。

 

同样的,为什么高三学子会对大学如此憧憬呢,因为当他们面对铺天盖地的试卷,没日没夜的学习的时候,他们也需要一种精神寄托,也就是老师经常说“到了大学,你们就可以无忧无虑了”来鼓舞学生跨过高考这一关。这个“理想的大学”和诗人牵肠挂肚的“家”和启蒙思想家笔下的“理想国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它们都是对现实不满的映射。越是艰苦的高三,越是会对大学迸发出更多向往。每天面对成堆考试的你当然希望去一个考试能随便通过的大学,每天被排满的课程弄得焦头烂额的你当然希望去一个能“随便逃课”的大学,每天6门功课同时学的你当然希望能有一个“可以自己选择感兴趣的课”的地方。而这些希望最终编织成了一个“理想的大学”,一个无忧无虑,逃课,玩乐,自由的地方。

 

当现实摆在眼前,当现实和“理想的国度”产生对比的时候,失望便如期而至。当你知道大学并不会像电影所说“能随意逃课”,当你发现自己的专业不对口,当你发现大学有很多另类的条条框框的时候,你会抱怨,会不满,正是因为它和理想不符啊。所以大一的新生们总是会抱怨“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被骗了!”仿佛这是每个大学生都会经历的心理轮回。

 

因为理想背后,并不是理性的分析,而是感性构造出来的虚拟世界。既然感性,大多数时候脱离逻辑的支持。现实是多变的,复杂的。那些感性的推定只会让你产生更多的失望。所谓理想主义,大多都是忽视了很多很多现实的因素,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可望不可即。当理想的高度超过现实的范围,失望便会铺天盖地而来。你可以吐槽,可以抱怨,但最终生活还是要继续。

 

不过,当你抱怨以后,当你知道大学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请不要灰心,因为那只是你看到的较为负面的部分,用发现乐趣的眼睛去看大学,你会发现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糟糕,大学还有很多值得你为之奋斗的东西。

 

“羌笛何须怨杨柳”,这才是真正让我们走得更远的想法。我们并不需要一直描绘构想理想的国度,然后在失望以后过多地抱怨,而是面对现实,积极适应新的环境,毕竟理想和现实不是同一个世界,乌托邦总是虚无缥缈。当你面向天空伸出手试图触摸漫天繁星的时候,就要做好“跌倒在平地”的准备。

 

这个世界有极致的现实,就有极致的理想,即使坚持后者的,是千万分之一,但其存在的意义,就已超越了生命的长度。可能你的“理想主义”会遭遇挫折,但并不意味着你不能拥有理想。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在大学里,同样有人靠着自己一步步的努力,慢慢靠近着自己的理想。有人可以用打工的钱周游列国,有人在舞台上展示了自己最热情的一面,有人在大学实现了自己的留学梦……只要你肯想,只要你愿意努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毕竟大学不是理想的终点,而是通往理想的路程。

 

心理的转型不会容易,谁的青春不迷茫?享受转变,享受成长吧。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星空与平地

 

上一条:你是我可望而不可触及的驾驶证 下一条: 来,我们引你看这世界的阳光

关闭